三垒股份(上三垒是啥啊)

市值风云原创作品 未获授权请勿转载

中植系“攻占”三垒股份,解直锟走向前台

高个者为三垒股份董事长俞建模(图片来自全景网)。三垒股份于2011年9月份挂牌交易。

中植系“攻占”三垒股份,解直锟走向前台

文 / 小鸥 (记者)

一:业绩下滑,重组失败

从去年开始,三垒股份(002621,SZ)的业绩就开始出现走下坡路了。不过,这也基本配合了解禁的时间节奏——老板们,是时候该走了。

2015年,三垒股份交出了一份营收和净利润双降的财报。2015年报显示,三垒股份的营收为1.36亿元,同比下滑26.46%,实现归属母公司扣非净利润5176万元,同比下滑13.75%。

今年以来,三垒股份并没有挽回颓势,反而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。前三季度,三垒股份的营业收入为6129万元,同比大幅下滑45.35%;归属净利润约为2081万元,同比大幅下滑47.21%,甚至不敌2015年的半年利润。

在今年的三季报中,三垒股份更是做出了全年的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变动幅度为-70%至-40%的预计。对此,三垒股份给了一个真诚且耿直的原因,订单数量减少。

三垒股份属于专用设备制造业,主营业务较为单一,受宏观经济的影响较大,难以抵御经济下行给整个行业造成的冲击,因此业绩下滑是在所难免的。然而,资本市场没有借口,股东都是用脚投票,没有盈利的能力也要想办法盈利。

今年8月,三垒股份停牌,筹划现金购买金融类资产公司。毫无疑问的老套路了,跨界收购以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。但还没等到预案的发布,就等到了终结令:

“在综合考虑公司投资成本、投资风险及标的公司经营状况等因素的情况下,经认真听取各方意见,充分沟通、调查论证后,公司认为若继续推进本次重组事项将存在较多不确定因素,为切实保护上市公司全体股东及公司利益。”

中植系“攻占”三垒股份,解直锟走向前台

并购游戏

二:解禁期满,卖壳走先

上市公司层面是不再进行资产收购、出售和整合了,但是老股东决定撂挑子不干了,要卖上市公司,落袋为安。

11月14日,三垒股份发布公告称,控股股东俞建模、俞洋拟转让所持公司股权,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,这就意味着三垒股份也即将加入“卖壳”的队伍。

短短十几日,俞建模父子就找到了接盘方。(所以各位不妨想想,为什么很多空心大萝卜一般的公司都要来上市?哪怕拼了老命撑业绩也要冲过上市那一关?因为壳啊!亏损怕什么?业绩下滑怕什么?卖壳啊!)

11月25日,三垒股份公告称,控股股东俞建模及其一致行动人俞洋拟将2952万股(占总股本13.12%)转让给珠海融诚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,转让价格每股为40.65元,总价款12亿。同时,俞建模、俞洋将其另外持有的公司15.88%股份对应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珠海融诚。

交易完成后,珠海融诚合计拥有三垒股份表决权股份数量为6525万股(占总股本29%,要约收购线下),实控人变更为解直锟。操纵手法与中植系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*ST宇顺(002289,SZ)如出一辙。

三垒股份在IPO时承诺了60个月锁定期,2016年9月29日到期解禁了一部分的股票。可能是因为持股5年刚刚能变现,也可能是是对公司重大变动的不稳定因素采取的保守策略,在停牌之前,三垒股份频现高管减持。

中植系“攻占”三垒股份,解直锟走向前台

减持表

近日,三垒股份复牌,毫无意外得收获了一个涨停板,收盘价27.39,这个收盘价相较于40.65的转让价格仍然有近50%的空间。

中植系“攻占”三垒股份,解直锟走向前台

中植系版图(图片来自网络)

三:中植系走向前台

表决权这东西有时候也没啥用,有道是万般周折只为钱。

但是,对于解老板来说,如果中植系完全按照停牌前的收盘价24.9来收购,12亿资金所能得到的也不过是4819万股,占总股本21.4%,远低于现在29%的表决权,似乎也不亏。

上市公司溢价转让股权很常见,但溢价六成却不常见。小编夜观天象,原大股东溢价拿走这么大笔现金,估计得配合上市公司有其他资本运作安排。

到目前,中植系持股5%以上的A股公司有20家(不包括三垒股份),但有实际控制权的只有*ST宇顺(002289,SZ)和美尔雅(600107,SH),曾几何时,中植系是名副其实的“千年老二”(链接:中植系“千年二股东”战略叕下一城:解直锟入主达华智能)。

如今,中植系半年内拿下*ST宇顺和美尔雅的控制权,如今又取得了三垒股份的控制权,一向低调的中植系是要走到台前了!

END


市值风云原创作品 未获授权请勿转载

中植系“攻占”三垒股份,解直锟走向前台

高个者为三垒股份董事长俞建模(图片来自全景网)。三垒股份于2011年9月份挂牌交易。

中植系“攻占”三垒股份,解直锟走向前台

文 / 小鸥 (记者)

一:业绩下滑,重组失败

从去年开始,三垒股份(002621,SZ)的业绩就开始出现走下坡路了。不过,这也基本配合了解禁的时间节奏——老板们,是时候该走了。

2015年,三垒股份交出了一份营收和净利润双降的财报。2015年报显示,三垒股份的营收为1.36亿元,同比下滑26.46%,实现归属母公司扣非净利润5176万元,同比下滑13.75%。

今年以来,三垒股份并没有挽回颓势,反而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。前三季度,三垒股份的营业收入为6129万元,同比大幅下滑45.35%;归属净利润约为2081万元,同比大幅下滑47.21%,甚至不敌2015年的半年利润。

在今年的三季报中,三垒股份更是做出了全年的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变动幅度为-70%至-40%的预计。对此,三垒股份给了一个真诚且耿直的原因,订单数量减少。

三垒股份属于专用设备制造业,主营业务较为单一,受宏观经济的影响较大,难以抵御经济下行给整个行业造成的冲击,因此业绩下滑是在所难免的。然而,资本市场没有借口,股东都是用脚投票,没有盈利的能力也要想办法盈利。

今年8月,三垒股份停牌,筹划现金购买金融类资产公司。毫无疑问的老套路了,跨界收购以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。但还没等到预案的发布,就等到了终结令:

“在综合考虑公司投资成本、投资风险及标的公司经营状况等因素的情况下,经认真听取各方意见,充分沟通、调查论证后,公司认为若继续推进本次重组事项将存在较多不确定因素,为切实保护上市公司全体股东及公司利益。”

中植系“攻占”三垒股份,解直锟走向前台

并购游戏

二:解禁期满,卖壳走先

上市公司层面是不再进行资产收购、出售和整合了,但是老股东决定撂挑子不干了,要卖上市公司,落袋为安。

11月14日,三垒股份发布公告称,控股股东俞建模、俞洋拟转让所持公司股权,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,这就意味着三垒股份也即将加入“卖壳”的队伍。

短短十几日,俞建模父子就找到了接盘方。(所以各位不妨想想,为什么很多空心大萝卜一般的公司都要来上市?哪怕拼了老命撑业绩也要冲过上市那一关?因为壳啊!亏损怕什么?业绩下滑怕什么?卖壳啊!)

11月25日,三垒股份公告称,控股股东俞建模及其一致行动人俞洋拟将2952万股(占总股本13.12%)转让给珠海融诚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,转让价格每股为40.65元,总价款12亿。同时,俞建模、俞洋将其另外持有的公司15.88%股份对应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珠海融诚。

交易完成后,珠海融诚合计拥有三垒股份表决权股份数量为6525万股(占总股本29%,要约收购线下),实控人变更为解直锟。操纵手法与中植系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*ST宇顺(002289,SZ)如出一辙。

三垒股份在IPO时承诺了60个月锁定期,2016年9月29日到期解禁了一部分的股票。可能是因为持股5年刚刚能变现,也可能是是对公司重大变动的不稳定因素采取的保守策略,在停牌之前,三垒股份频现高管减持。

中植系“攻占”三垒股份,解直锟走向前台

减持表

近日,三垒股份复牌,毫无意外得收获了一个涨停板,收盘价27.39,这个收盘价相较于40.65的转让价格仍然有近50%的空间。

中植系“攻占”三垒股份,解直锟走向前台

中植系版图(图片来自网络)

三:中植系走向前台

表决权这东西有时候也没啥用,有道是万般周折只为钱。

但是,对于解老板来说,如果中植系完全按照停牌前的收盘价24.9来收购,12亿资金所能得到的也不过是4819万股,占总股本21.4%,远低于现在29%的表决权,似乎也不亏。

上市公司溢价转让股权很常见,但溢价六成却不常见。小编夜观天象,原大股东溢价拿走这么大笔现金,估计得配合上市公司有其他资本运作安排。

到目前,中植系持股5%以上的A股公司有20家(不包括三垒股份),但有实际控制权的只有*ST宇顺(002289,SZ)和美尔雅(600107,SH),曾几何时,中植系是名副其实的“千年老二”(链接:中植系“千年二股东”战略叕下一城:解直锟入主达华智能)。

如今,中植系半年内拿下*ST宇顺和美尔雅的控制权,如今又取得了三垒股份的控制权,一向低调的中植系是要走到台前了!

END


免责声明:本文章由会员“何阳”发布如果文章侵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,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于本站联系